看不到我。

【韩叶】要么陪我这一年 10

10微病叶








叶修很自然地开始给霸图的战队提意见,卡着每个队员的问题和弱项说道,却十分把握分寸地绕过许多战队建设问题。

“到训练时间了吧,你去吧。”俱乐部不同于其他大型集体,有着冗长的启动工程,好像没有那些个节目例会众人的工作时差就倒不过来——至少队员们不是,他们来了,不是来打交道,不是来问候故友新朋。

第十赛季开赛的倒计时不知什么时候亮得更加通透,训练室里贴着名头的座位上人员已齐,不一会儿敲打键盘的声音就密集地开始响起。

韩文清由着叶修自己待在办公室,紧挨着训练室的队长办公室说起来更像是队员们临时休息的小窝,隔音效果好,玻璃窗也是可调的透与隔。可惜隔着窗,两层玻璃看去,人莫名有了距离感。

叶修凭经验很快找到了韩文清的位置,他只能看到背影,挺拔的身姿,灵巧的双手一刻不歇。这也是他过了十多年的生活,别人看上去是那枯燥无味,可一切都是值得的。

韩文清的动作是重复的,落在叶修眼里当然能发觉,只是后半段并不如之前流畅。他不知道韩文清是在做哪方面的强化训练,忽然想起韩文清曾经说过他队长电脑的权限,鬼使神差地点开了,却又马上作罢。







晚上队里有训练赛,很久没有如此正规地干一场,许多问题自然就暴露出来了。

“复盘可能要很久,之后我还想……你要不先回去?”

“没事儿,一个人也无聊。”

“是啊。”韩文清大概想起叶修自己在办公室呆了一整天,总觉得自己处理得不当。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一个人在家会无聊。”

“嗯,”他不喜欢看叶修这样迁就自己,不禁有些怀念从前势如水火的日子,赛场上各样争斗,却能毫无保留,“要不,你去训练室玩完?我的电脑在……”

“这个我知道。”叶修指了指他今天一直偷窥的位置,“有什么不能动的东西吗?”

韩文清显然不喜欢这个问题,“不会有的。”

“好好好,我去玩。如果不想玩了我就去你办公室休息。放心啦,我不会勉强自己的。”









训练室的电脑大多都只是熄了屏,看来都已经从假期中恢复过来,飞速适应了联盟反正常人类的作息表——尽管第一天并没有做要求。

这不是赛时用的那台,亮屏后的画面是韩文清的专属训练项目——加训内容,虽然这是个性化设定,每个人都不同,但叶修一眼就能看出韩文清在加训些什么。

一边是力量,一边是灵活,又不愿放弃,又不愿妥协。

他就是这样度过自己的暮年,一如往昔,壮心不已。









试一次?

就好像突然触动了自己的紧绷的某根弦,叶修有些跃跃欲试。他脑中已经模拟出了操作步骤和技巧,完成训练的成功率也是有把握——如他所料的成功。

终究他不是因为老了玩不动这个游戏才选择了退役,可退役是他自己的选择。

当成功率的统计闪过屏幕时,叶修甚至能从面前的黑色区域看见自己勉强的笑。

老韩啊,即便是我退役了,胜负之间,或许赢得那个还是我啊。

这是不着情感的现实。

恍惚间回到了从前执着于胜负之时。

可叶修还是在找删除数据的程序。








这种统计系统的数据不容易删除,因为它必须绝对客观的反应使用者的技术水平,否则一个人可以一直保留成功部分,这样的数据毫无说服力。

删除数据的理由——系统障碍?他人操作?

叶修选了第二个,没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要填了。说来也是,这些测试统计的东西就像网上各式各样的心理学测试——诚实答题,是自己的模样;一多想,不过变成了自己期待的样子,终究不是祈求的真实。


“诶?这是叶修?”训练室的门被推开,走廊上的灯光照了进来,可以看见暗室里一台亮着的电脑,和一个身影。在联盟里撩撩打打了十年的人倒是记得这个影子,或许是哪次线下约战,留下了忘不了的印象。

你会因为什么这样记住一个人?一生中,能有这个刻骨的记忆或者是被这般铭心的记住,也不算白活了。

要说拒绝了兴欣建队时的邀请想来未免苦涩,可张佳乐绝不会是个抱着回忆后悔的人。跟叶修站在一边嘛——的确是不错的体验,虽然这个家伙人人喊打,可他终于拿到的一个份量极重的冠军,还有叶修的一份大功。

“哟,不错嘛,竟然直接就认出我来了。倒是没开心得把我这个劳苦功高的家伙给忘了啊。”叶修迎面向门口走,伸出自己刚才一盘训练正手感过热的手。

张佳乐笑着拍了上去,“你这个跟老韩来的?”

“嗯。”

“呆这了?”

“嗯。怎么,嫌弃?”

“只能说,如果你是对手的话,真是大大的嫌弃。”

“前辈多多指教了。”张新杰就在一旁,走前面的就三人,只有韩文清没打招呼。

他俩是不需要见面的常规礼仪的,只是另外两位跟叶修有过韩文清不曾有的经历——即便没有参加,他还是能感受到世邀赛上的热血喷张,那一次次比赛,对每个人都十分有意义。

是特别的默契吗,还是无须多言的信任。即便比赛早已过去,每个人都有了不同的开始,叶修与他们的再度相遇,平平淡淡,没有多余的喜悦,却像心照而无须再宣。


“你们训练吧,我就不打扰了。”叶修趁人没有涌入,穿到了问外,背身摆了摆手。








“诶,那是谁?”

“听声音好像是叶修……前辈?”

“叶修?!”

身后是此起彼伏的讨论声,有惊讶,有不解,有喜悦,甚至有嗔怒。

里面有许多在嘉世在兴欣体味不到的感情——这是另一个团队,有另一种风格,另一种态度。

好在,这里的每个人,又都是一样的,一样的信仰。


tbc.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