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韩叶】要么陪我这一年 08

#如果你没问题,我真的没问题。

#不同就是不同,心里的位置随便没办法挪动。

#我一向一视同仁——某些人除外。

我要串剧情了。对桌漫谈什么情节再次失控。

是不是该来杯酒?

✪ω✪前面乱七八糟几个尾没收,这次搞定



叶修很庆幸自己选择了先吃饭再说事,如今韩文清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包间里的音乐本来就没开,现在更是只能听见翻动书页的声音。

身体上的问题叶修并没有隐瞒的打算,他愿意告诉韩文清,把自己的一切,好的不好的,愿意坦坦荡荡,愿意直来直去。

而且,有些问题是瞒也瞒不了的。

“怎么,开始嫌弃我了?”最后的一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医嘱,是叶秋找了关系麻烦了一声详细记下来的,韩文清盯着那张纸看了好久,眉头都皱了起来,叶修忍不住一把抽开那张纸,想缓解一下气氛。

韩文清略显焦虑的目光瞬间平静了下来,动作轻微地缓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叶修。

面前的这个男人他朝思暮想,如今体态消瘦,看似弱不禁风——他给不了他一生无虞,给不了他无风无雨。而在他承受那些苦楚之时,韩文清只能选择不插手,一面给自己无妨的告慰。结果多好啊,却还是让他心痛了。


“韩文清,我告诉你,如果你没问题,我真的没问题。”

那个晚上,叶修告诉他,当夜叶修神色憔悴,额间还有薄薄的冷汗,却用渐趋温暖的手抚在自己掌心。

“你不要以为我总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要以为我总是成竹在胸,不要把我的行动以为成我脑中的精妙算盘和剔透的回应,”叶修睁开了他发烫的双眼,迷离的眼神确实望着外面的天,就像从前许多个难眠的夜里,可今夜,他的手有温度,他的呼吸,旁边混着另一个人厚重的气息,“或许你眼里我就是个特别聪明,聪明到耍无赖都有理的人。可我也会冲动,也会不顾一切,也会愚不可及。”

无论是在那些冷眼看他的人眼里,还是强加冷静的自己的眼里。

所以,他无法克制自己,跟韩文清,就像联盟里无数臭味相投的好兄弟。不同就是不同,心里的位置是随便挪不动的。

这些年来的若即若离,何止是韩文清一个人感受着孤独——只是好在那时,他们的精力有处可投。

叶修小嘴碎起来的时候,韩文清会选择沉默,他觉得只是自己沉下来的力量才能与之抗衡。尽管叶修难得如此在自己面前剖白自己,韩文清那些紧张犹疑都得到了答复,那些小心思叶修真真是猜着了,一语中的。

他是开心的,他想告诉叶修,他想承诺未来,他想用尽管遥不可及的一切证明自己的真心——其实什么都不需要,叶修都知道,都懂。

“我以为我什么都不怕,”叶修忽然又看向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我现在,竟然有点怕死,并不是死有多痛,只是那表示了分开。”

他有过一次天人永隔的经历,少年初长成之时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疼痛,却也不得不坚强,不得不面对。生者切实地感受着那些苦楚,很没用的,他想起了《与妻书》*——在意一个人,当真是不想让那个人承受任何痛苦。


当然,他也知道韩文清不是软弱之徒。韩文清会选择一起面对,而且,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生死也不为大,他们都可以活着,或许为了对方,或许为了继续着对方这世间无尽的牵绊。


就像那个晚上,韩文清第一次到叶修出生成长十五年的家,似乎落实了叶修的优秀和高贵,他是电竞圈子里的神,而加持了他的身份,叶修更神,似乎更有距离感。

现实生活远不及网游来得纯粹,现世的生活总要考虑许多。就算现代恋爱自由,可门户之别意味着很多,在日常里或许就天差地别看。

叶修那次甚至是想好了劝解的说辞,一股脑把自己的态度表明也说不定。可那次韩文清是真的一如他的大漠孤烟勇武,又俊傲。

“叶修,再给我几年,”韩文清初入叶宅的不安如冰雪在阳光下消融,他的谨慎和踌躇如今给他的是动力,孤身一人是奋斗全然是为了自己,如今,他有了更多想法,却不是不纯粹,只是更积极,“我,我会……”

叶修没有让韩文清说下去,他只是觉得自己太傻,韩文清怎么会需要自己去劝解去做什么放下身段的屈就——他们可以一起高傲,心上的高度,他们明明如此相配。

他也不需要韩文清拿下四个冠军戒指——嗯,这很难,毕竟谁能刚过叶修哈。


韩文清不发话,叶修也无奈,“好啦,虽然这该死的医嘱看上去是很吓人,只要我安分一点,这上面也没啥了。”

“我就是告诉你,我不怕麻烦你,”叶修随手又翻了一遍那一叠纸,“不过放心,我这人还是挺省事的,我不需要你分你霸图的神来照顾我。”

也是忽然间想起找他过来的初衷,觉得至少这一年,或许有些难熬的一年,能够有叶修在身边吧。叶修更是如此打算的,却不曾想还没有在韩文清这留下人情帐,反倒是自己先出了问题。

老实说,叶修看来这问题也不大,不碍事。就是面前这人钻了牛角尖他也无奈。

“要我不管你?怎么可能?”从前他风生水起的时候他不管他可以,后来进入低潮他也忍了,现在人还在身边,更是有照顾他的一切条件的时候,还要他放手?

“我没大事啦。”不知是不是灯光暖人,还有暖色调的装潢,叶修如今脸色好了许多,他先是吊儿郎当地怼了一句回去,而后神色认真起来,“要不我也跟你去霸图得了?你眼皮底下找份事做,也由着你看着我。这样我总不会乱来了吧。”

去霸图——叶修是不怕被抓个现行上电视然后死于霸图粉丝的目光中了吧。

韩文清是找叶修来消解无聊的,并不是期望能从叶修这里为霸图捞好处——嘉世和霸图半生宿敌,叶修跟韩文清也是拼个胜负的——韩文清不怕输,可输了也有他的姿态。如今叶修“委身”霸图又是哪般?

他的这段人生,想,又不想叶修的参与——那么近,那么难得,却又那么抗拒,挣扎着犹豫。

“不要。”韩文清是如何期期艾艾地开了口,又决绝地断了自己的念想。

“什么叫不要?”叶修变脸一向游刃,难得的怒意极具威慑,就像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光芒,忽而的张扬,让人不由地折服。

“我来这就是来陪你的,这还是你先提出来的,”叶修不由韩文清插嘴,“既然来了,我是什么作风你还不清楚?”

韩文清知道叶修踏实较真,叶修也知道韩文清同样如此——扯远点小心思,一掺进霸图,叶修一定会费心思,不管明里暗里,这种活,如果是他来做,绝对是充实又累的——还在快活中浑然不觉。

“老韩,”叶修端正地把医嘱折好放进了上衣口袋,“放心啦。”

又是混混公子哥的样子了。

“我一向一视同仁的嘛,这里面不掺杂任何情怀色彩,”忽而又噗嗤一笑。

“当然,某些人除外。”

────────────
哈哈哈哈哈好久不见,前几篇留了好久的尾再不收就忘了✪ω✪我不信我进不了霸图的内容。

求评

求评

求评




评论(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