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韩叶】要么陪我这一年 07

#这么好的景色不能浪漫真是浪费

#回家,咱都得好好的。

#我的地盘不会让你有事的。

07

直到傍晚下班,韩文清才见到叶修。

霸图后面的小公园,其实叶修也来了很久了,体检却是繁琐,很多结果走后门都没有来得及。可检查一完,最关键的情况确定好了,他动作很快——比他平时悠游自在的动作快多了,他提着体检单子和推脱不开的药,打的到了霸图。

他能猜到韩文清的状态,忙到起飞的时候没什么大问题,队伍的事够他一脑子浆糊了,可大概只要一闲下来,这么一个大男人就会开始担心——他不想让韩文清作陪,一是怕耽误他的工作还在霸图找不到正当理由,还有,怕老韩在自己面前故作镇定,伪装坚强很累——他自己也知道,还要想着不能影响自己这么一个在老韩看来“病重娇弱”的病人,韩文清有韩文清的骄傲——他不想破坏,而且一直以来也很用心地呵护着。

怎么别人看来他们就是一辈子的对手啊。

不过他也说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在争什么?单纯以胜负蔽之,还是太庸俗。

──
医生知道他的情况药已经是压着开了,电子病历只发了一分给叶秋,韩文清那边叶修会给最详细真实的纸质病历。他一只手提着检查单子,一只手伸着食指,那轻便的西药在袋子里靠向心力撑着旋转着。

夏天的天总是临到七点才有暮色,天空开始有了晚霞的温柔,颜色由艳丽变得淡雅,只有天空中搅和了牛奶的蓝色云朵边沿透着粉红的霞光,形状总是像棉花糖,需要搭上浪漫的人文色彩才不至于浪费。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眼睛时不时瞟一下霸图的大门,这个时候队员们早就陆陆续续走出来,零星几个也是相互说着什么。别人把电竞当儿戏,总觉得是小青年不务正业的强词夺理,谁又知道他们的心血,他们的一本正经呢?

───
“我好了。你准备一下吧,我去接你。”韩文清殿后出来,手里发着短信。前面是张新杰和霸图的老板,张佳乐在一旁有点沉默,给人欲说还休的感觉。

“我在对面。”叶修稍微躲了躲,等到韩文清身边的人走了,才从影子里钻了出来。

一天折腾的叶修也没怎么正常进食,看上去格外憔悴。韩文清看到这人双手都没有空着,明显就是从医院里就到霸图等他,他可算不清从发短信到通知有多久——叶修就这么在外面,就这么在外面等着?

“怎么不先回家?”韩文清声音沉了下来,他接下叶修手里的东西,“你检查挺累的,给我吧。”

“emmm,”叶修也没有反抗,由着韩文清带着怒意的霸道行为方式,快步走到想领头的韩文清面前,“老韩,我希望把该解决的事儿啊,都在外面解决了——回家,咱都好好的。”

“嗯。”

叶修的回答着实让他一愣,看着这个疲累的人儿眼中似往日的认真和笃定,什么不爽也瞬间消弥。

叶修嘴角上扬,逆着光,韩文清不由地心情大好。

────
霸图旁边有家队员常关顾的饭店,韩文清电话搞定了一个小包间,带着叶修就往里走。

“等一下。”叶修在门口停下,仔细戴了会帽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口罩。

“你这是?”韩文清怒了努嘴。

“韩文清同志,你要清楚,这里是霸体领地,”叶修正准备戴墨镜,“我是谁?被认出来了你不管粉丝情绪啊?”

“管他们那么多干什么?迟早的事。”韩文清想打掉叶修的墨镜——遮得太严实了,这个散热都有问题。

“老韩。”霸图今年的公关会怎么做他大概清楚,他和韩文清的关系,队内迟早有曝光的一天——至于对外公不公布,叶修个人其实不在乎,如果霸图想借势如何,他更是理解——至少不是像现在一个不留神,随随便便放过一个新闻大料。

不过霸体向来的硬朗作风,还是先保持维护得好。

“我的地盘不会让你有事的。”韩文清不喜欢叶修这样委屈自己,他知道叶修曾经为了家人拒绝了一切的抛头露面,把自己活生生憋成了人人脑补的冥顽老古董,甚至是职业都因此有过起伏,“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是别人的事,我嘛,我只管……我的事。”

“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我怎么。”叶修还是带上了墨镜,“好了我饿了走吧。”

tbc
───────────
恢复帐号的屯稿,已发

怎么没有无聊的小可爱扩列嘞

求评啊求评啊求评啊

评论(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