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韩叶】要么陪我这一年 05

#病叶了(●—●)轻喷哦

#助全力以赴,愿无怨无悔

#难得一个夜晚,清醒地,知道,你在我身边。




韩文清有些后悔那么直接把叶修顺来了霸图,倒不是因为别人的冷言冷语,只是舟车劳顿再加一程水土不适,叶修那战五渣的身体实在负荷不了。

他是自然知道叶修放下荣耀不会是件简单的事,还想在如果叶修手痒正好这段时间再陪PK几局。等熟悉了环境他就把这个荣耀大神叫来霸图作指导——听起来有点动用私人关系的无耻,但是,谁说叶修就不愿意啦——叶修又不吝指教的,也不指望他能一心一意为了霸图,从前的距离也无所谓——但是在身边,对韩文清来说,无比满足。

他挂心叶修的身体,可新赛季的忙碌又要开始了,他有担子不得不担,只能工作的时候抓紧了效率,尽量多争取时间去陪陪那个家伙。

好在张新杰回来了。从拿下冠军,飞回b市,到国家队各种各样的活动和任务,他这个现役选手不像叶修那个脱离体制玩嗨了的官见愁,折腾了一个星期才赶这回来了。





副队张新杰回来夏休没怎么安排,打了个照面嘴里心里都想的是第十一赛季——这是个注定不平凡的赛季,当荣耀的世界大幕拉开,当中国砍下了第一个冠军,这片土地上会变成什么样?带着世界大赛经验回来的强手们,和可能想一瞻冠军队光火的外国友人,或许会在这个赛季,掀起滔天巨浪吧。

张新杰说话的时候很严肃,韩文清跟他共事那么多年,倒也没见过他有多么不正经的时候,只是这般正经严肃的样子在队里一般是韩文清自己来担着,副队负责和气讲理,温声又有逻辑的话格外让人信服。

“韩队,我不是变相给你施压。这个赛季的严峻形势明眼人都是清楚的。我也知道,这个赛季对你来说,或许,有更多的意义。”张新杰行李都没有放便直接跟韩文清约的饭,而电话又时时被挂心的家人朋友call着,他又按掉了一个来电,凝神看了眼时间,“不过放心,上个赛季我们都做得很好,这个赛季,我们也都知道该怎么做。别人老拿你跟叶修前辈比。”

叶修……

这个名字让对面担心叶修又胡乱思考副队方才的话的韩文清不由一顿,叶修……他们不寻常的关系张新杰作为自己亲密的下属自然可以猜出一二,但副队的性子不好开这种玩笑这口。

叶修啊,提到他,韩文清脑子的担忧又起,只是别人,怎么老会拿来跟他比呢?

能站在荣耀顶峰的人几乎都有过被叶修欺负的过去,巅峰时期的叶修的确让人苦不堪言,提到这个名字,都不自主地做好战斗准备。这个好像成为过去的名字,依旧威风凛凛。好像以前沉寂过,冷不丁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碾压。

韩文清倒是对和叶修PK乐此不疲,他本来也不是个畏输的人,能畅快淋漓战一场已然够味。而且此人,还是……韩文清从不抗拒别人在自己面前提叶修这个被称为“霸图宿敌”的人的名字,以前还有这敌对的顾虑故作淡漠,如今往事随风,又是明眼人面前,他想着想着轻轻地笑了——若是真的这么总要被拿来作比较,岂不是要更成功才行啊?

韩文清七七八八的事没想那么多,看着张新杰的有条不紊,心头一松——那他这个没有去苏黎世的队长可以分出心来照顾病来如山倒的某人。

“韩队,”张新杰见韩文清没有开口的打算,食指退推了推眼镜,“我并不是说比较你和叶修前辈的成就,那人也是强横,硬是比较放眼全联盟也找不到一个能跟他比肩的。只是叶修前辈,光环无数,可惜这职业生涯之路走得不那么顺遂,退役之前,还在为着自己一手带起来的战队操劳。当然叶队从不在外面买苦命人设,我这番说辞也是自己矫情。我想说的,也是代表霸图,代表霸图的粉丝……”




我们会提供一切条件,供你全力以赴,供你无怨无悔。



许多人都觉得霸图从名字到人员都是直男癌表征,汉子扎堆性格大大咧咧不会做儿女态,其实他们还是有细腻的时候,便就是时间流驰中慢慢地看穿懂得——我敬你是条汉子,但不盼着你永远像个英勇无畏的汉子,更不需要。

韩文清是怎么领受这些心意的呢?他向来吝啬煽情,喉头颤动着似是而非地哼声,桌前有一壶浓茶,他倒下两杯,闷头干掉了自己那一杯,“时候也不早了,不打扰你晚上的时间安排了。”

张新杰一时没有动。他和队长的交流其实大多是流畅的,并不是说两人知音碰头,无须言表,只是互相能在言语中就想到对方的考量,一文一武,一张一弛,互相间的协调,成就了双方,也成就了霸图。

只是今晚的韩文清格外得沉默,他自诩了解这个别人口中勇往直前的垂暮英雄,却也想不明白他的淡漠疏离,以及心不在焉。韩文清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的,如他的英雄气概,磊落大方,对于玩笑话他更多的态度是忽视或者嗤之以鼻,所以少有人在他面前口蜜腹剑,什么说话之前要在脑子里斟酌几番,尤其霸图内部,直来直往时都不少。

张新杰觉得不是自己哪句欠脑子的话,至于原因大概不深究是正理。







韩文清回到自己小区很快,从楼下能望见客厅的点点灯光,他快步踏踏上了楼梯。

“回来了?”合着钥匙开门的声音,一阵慵懒无力地男声响起,叶修横躺在客厅的大沙发上,一个抱枕被他摸得毛七横八竖,此时右手搭着沙发脊借力而起,一边耷拉着,一边够头看向门口。

“我说了,我最近忙,不要等我,要休息就休息。”韩文清在门口鞋一甩就冲到了客厅,“怎么样了?还难受地睡不着?”

“我……”叶修几次想狡辩一下,但神经时常起的抽痛和忽冷忽热的体感让他没经历考虑破绽百出掩饰,连肺都猛得一紧,话根本接不了口,咳嗽都带着喉咙和脑子的阵痛。

“怎么了这是?”韩文清被大众玩笑的钱包脸这时都拧巴得看不出威慑,那奕奕的目光顷刻间填满了慌乱和担忧,“走,我们去医院。”

说话间叶修就被韩文清抱起,没几天的功夫这单薄的人又瘦了几分,他能摸到叶修的背脊,微微地弯曲着,又倔强地想要挺直。

一要靠力气的活,叶修是斗不赢韩文清的,却也是这事儿,韩文清发现自己的动作被一股力量牵引,他轻轻反拉,还是没有挣开——叶修的手,紧紧握住了沙发的木栏。

“叶修,你干嘛呢?”韩文清气上心头,他最看不过的,就是这人自己折腾自己,想起以前看着这个骄傲的人在老板面前不作为,任由那人被自己往身败名裂里整,竟然一声不吭。感觉牛逼日子到头了,结果草根堆里东山再起,一把杀回来荣耀的巅峰。别人都感叹叶修神勇,只有他,心疼他,难受着,他知道白手起家的艰辛,更何况是在体制完整强队愈强的而今,难度与开荒时代不可同日而语。

他是做到了——可这背后的代价又有多大。

韩文清不禁开始后悔自己这个要他陪伴一年的无理要求,这是不是又一种折腾,或者说,又一种折磨——身体的,心灵的,一股脑涌上。

叶修混沌的脑子是看到面目扭曲的韩文清时猛地清醒的,明明刚刚一阵脾气说着怒话,这时的表情却又隐了下去,嘴唇紧抿,眼睛里胀着红血丝,“老韩?”

叶修用力喊着,伸手去拍韩文清僵硬的脸。

格外冰冷的手温让韩文清也冷静了下来,他步子又迈开,却发现叶修扯了扯自己袖子。

“有事去医院再说。”韩文清呵斥道,他已经野蛮地犯了一个错了,他不想第二次。

“明天再去吧。”叶修挤了个笑,然后趁着韩文清分神的空当挣出了韩文清手臂,可接下去就是一个踉跄,被韩文清一手抓起。就像在叶宅那次,叶修反手握住韩文清,“累吗?”

“你这么弄也睡不着。”

“其实休息也不一定就要睡着。”叶修用自己空出来的手揉了揉太阳穴,那阵冰凉也疏散了他的疼痛,“难得一个夜晚,清醒地,知道有你在身边。”



tbc
───────────────
!啊,再次ooc

!最近有点忙,本来还以为自己找到灵感了,写起来自然段长了一点,然而只是啰嗦了

!看我求评的小表情( ー̀εー́ )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