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韩叶】要么陪我这一年 04

#叶修,相信我,我什么准备都做好了。

#于你,哪有什么不可以的。

#ooc预警



敢情这家伙连见家长都准备了?!

叶修心头一顿,只见韩文清动作很慢,把茶几上的杂志整齐地收拾好,然后看着叶修。

叶宅的客厅灯有许多模式,今夜碰巧打开的是昏黄,洒在古朴的家具上,流光暧昧。韩文清就站在灯下,打下的影子静静地贴着叶修。

他走进,慢慢地,脚步轻轻地,气息被压抑着,目光却格外炽热。

对上韩文清如斯目光,叶修疲惫的脑子反应不及,身子也不听使唤,木然立着。呼吸的燥热越发靠近,韩文清伸出右手,霎时间只闻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好像从来没有过呢?

那么近。

叶修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看着他的深邃的眸子,看着他的剑眉星目。有时候觉得这人蛮横,骄傲,强硬,可这一刻,是那么温柔,让人不由地想靠近,再靠近。

手被握住的时候,叶修潜意识的不作为后还是选择了抗拒。可他的力气远不及目前这个汉子,他无力挣脱,却不想任由摆布。

说起来,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好像,从来没有挑明。

所以,这是要确定关系了?





叶修的思绪飘得很远,甚至放弃反抗闭上了眼睛,然而韩文清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可不可以,”韩文清握住叶修的手腕,“让我真正了解你?”

了解你的一切,你的家人,你的过去。

了解我错过的,而未来,真的不愿意再错过。

韩文清这样的句式都用得很少,很小心,很温柔,好像生怕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拘谨十分。

明明长成一副莽夫的模样。

这不像你啊。叶修心中念叨着,然后报以微笑,反手扣住韩文清的手,“来吧。”

于你,哪有什么不可以的。




其实叶修也很久没有认真再看看自己的家,他退役刚回就被哄去了办公楼,连母亲给他开的铺收拾的房间他也没来得及瞧上几眼。那晚他跟父亲聊了许久,话罢挤着叶秋的床,马虎地睡了半宿。睡眼惺忪间,就拖着行李赶去工作。

好在十多年,一切的变化都不大。没有时代发展换上的装潢,也没有岁月侵蚀而古朽的装饰。自己是个才归的游子,可他那种熟悉的温暖犹在,那些天真幼稚的回忆在脑海中回放。

叶修带身边的人走进一个个房间,时不时说道着自己的过去。

这是一个深厚低调的世家,可叶修,一直是这个叶修。他的一切一切,既来源于这个厚重的起点,又那么不同,他的不羁,他的云淡风轻,那是与生俱来的品格,甚至是后来的俗世生活也未曾让他受沾染。

两人过近的距离难免尴尬,叶修很快找机会抽出手来,插进自己的裤口袋。




逛完叶宅的书房,韩文清更是沉默。

他对书其实提不起兴趣,解决问题这方面他更相信行动的力量。当然,从小,长辈们就教导要多读书,方块字能教给人的很多,不是肤浅的句句篇篇。而叶修虽然玩笑着自己走后门解决的九年义务教育文凭,可他的言行里有知识的熏陶,那是伪装不了也掩盖不了的,已经与气质浑然天成。

韩文清的异状叶修看在眼里,有点想笑的冲动。

何意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没由来地自己也矫情了一下。

其实他们自己的心思早就看清了。可有时候,心思是一方面,你情我愿也不等于最后就能走到一起,生活不是浪漫,生活就是现实。

“老韩啊。”叶修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随意如同往日,某天某时两人的相遇,彼时各怀心事,彼时刀剑相向,彼时如冰与火,而心与心相接时,陌路也难为。

本来叶修总觉得,有些话还是得韩文清开口。他可以叱咤风云,可以运筹帷幄,可那是荣耀,那不是……属于两个人的生活方式。

怎么说呢?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他不在乎门当户对?他其实就是…喜欢眼前时而执拗时而木讷的汉子?

叶修自谓潇洒肆意,竟然也会有一天在措辞上小心翼翼,生怕伤了某人的心。

“叶修。”韩文清的声音忽地又稳重了下来,颇有力道,正如他操纵拳皇时的强力阳刚。

tbc
────────────────
!啊,情节拖沓,进展缓慢,我一定努力改正

!写着写着发现人写得太太太矫情了

!求评啊,告诉我要怎么改(๑>؂<๑)救我呀呀呀呀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