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韩叶】要么等我这一年 03

#所以,你本来就打算来我家?还见家长(误)?



显然,韩文清来抢人了。

怎么说呢?离家数十载好不容易回家了,然后也公事出国,叶修怎么还是觉得应该在家里陪陪家人——当时退役就是这么打算的,家人于他,可不是看上去那么轻描淡写。

韩文清要强,叶修也要强,只不过一个表里如一,另一个只是刻了那俩字在骨子里。

说话间,韩文清一把夺过叶修的行李,动作并没有多么流畅。他其实从未想过在两个人的关系中扮演强势主动的那个,把叶修细心温柔地呵护起来。也知道他俩相处,需要的不是哪一方的顺从,来维系这种从未有人表明的情感。

叶修愣了一下,看了他一眼,知道自己气力这方面是干不过眼前这家伙,只是任由他拖着行李,自己走向“出租车”方向的出口。

“哟,老板,去哪?”开车的是个五十出头的秃顶男士,放下自己聊得火热的手机,抬眼望向眼前的顾客。

叶修行头裹得还是挺严实的,逆着光只能看到夜色中单薄的身影,他钻进车后座,报了自家地址,却并没有合上车门。

“还有朋友?”司机师傅从镜子里打量着叶修,饶有兴味,“小伙子瞧着挺眼熟的。最近上过电视吧。”

叶修笑着准备搭话,韩文清却是放好了后备箱的行李坐了进来,他便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反正认出来了,也不会闹什么动静,叶修开始摘下帽子,扒拉下口罩大哈了口气。

最近电视上出现的叶修虽然不是完全无可挑剔的正经,但模样还是认真打理过的,除开与记者之间的玩笑话,那个认真的叶修总让人有一种距离感。

他会礼节性地微笑,会一本正经地端坐,会摆出大国威严坚持用中文,也会在娱乐场合为化解嘲讽说出正宗流利的英语。

韩文清有些害怕,他好像并没有完全了解这个人,这个他一直想打败的对手,这个他想,一直,一直在一起的伴侣。

可如今眼前的叶修,头发因为帽子而显得凌乱,神情无比懒散,更是由着疲惫的身子瘫在车椅上,一个一个接连打着哈欠——就如从前,场上对手的初次相逢,不同于屏幕里的刀光剑影,只是吸引,只是想靠近,那个人慵懒地走到自己面前,更是走进了自己心里。



出租车在马路上开得很快,夏天的夜里,风也在车里刮着。

叶修看着窗外,一点一点回溯着自己的记忆,什么都变了,可家还是家。

下车的地方离叶宅还有一段路,叶修走在前面,韩文清默默跟着。夜很静很静,除了生灵的微弱呢喃,只有行李箱在地面滚动,声音厚重平稳。

“老韩啊,我也不是恋家,也不是矫情。我总还是要回一趟家的,让我住一晚?”

“嗯。”

“我瞧着你怪心急的,机场都来了,”叶修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没什么急事吧?”

“我本来就是定了明天下午的票。”

韩文清答得很冷静,走到叶修旁边,“叶宅”两个大字映入眼帘。虽然夜已深看不清房子的全貌,但他能感觉到叶宅与平民百姓家的不同。

其实叶修,也不同。

所以,才能在荣耀里无比辉煌;所以那么一眼,自己就看上了他,认定了他。

只是,自己……还要更强大才行啊。




叶宅里确实没人,叶修开了客厅的灯,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装潢简单,却不失大气。

“你先坐吧,我去倒杯水。”叶修拿过行李,眼神示意沙发。

叶修把水放在茶几上,韩文清正在翻上面的杂志。叶家订的杂志涉及很广,这当然跟父亲口中不务正业的俩儿子有关,因为他多了电竞,因为叶秋,财经的东西又多买了几份。虽然东西不能全信了,但关注点有时候不在于信息的真假,而在于别人的评价。

他父亲又怎么不信任自家孩子,只是世道上啊,还有很多东西,人心,难测罢了。

“叶修,能带我到你家走走吗?”韩文清放下手中的杂志,他感兴趣的不多,能保证看得进去的,也不过几本。

“啊?”叶修又一呆住,他脑子转了一下,韩文清本来定的就是明天的票……“老韩啊。”

“怎么了?”

“你不会本来就打算来我家吧。甚至做好了…见家,我家的人的打算!?”






tbc
─────────────────
!求评,文章可能略显拖沓,求意见和建议(●—●)

!前文戳tag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