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韩叶】要么陪我这一年(2)

!再来一发

!本篇是还是回忆

!试水韩叶,前文戳tag

!求评

─────────────────
叶修陪韩文清职业生涯最后一年
─────────────────
                               二

还是那个夏夜。

虽说韩文清一如既往地阴着脸,不过和从车厢走下来的叶修四目相对时,眼神温文流转了那么一瞬。他和叶修搭话时也会笑笑,传言中的“钱包脸”,软下来是另一种温柔的帅气。

两人偷偷摸摸地弯进了一家酒店,他们没那么多小资的讲究,对叶修来说,这地方,很大,很干净,嗯,挺不错的。韩文清预订的是角落的卡座,窗帘拉地很紧实。坐了片刻,韩文清也不说话,脸色又沉了下来,懒得挤什么笑脸,只是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老韩啊,”叶修坐在韩文清对面,伸着脚就是一拐,“别老苦着一张脸。有事说事,没事聊天。”

他们对桌而坐的经历是有,不过年代久远,而且那时候的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心气儿,有各自奔忙的事业,年轻气盛给了他们无限可能,谁也不知道明天,谁也不服气。

而如今,不久前刚刚是逆天绝杀的荣耀大神毅然退役,许多人都相信叶修能再去创作一个又一个奇迹,甚至惊诧于叶修的离开——可他们不知道奇迹的重量——韩文清懂,就像叶修同样理解这个一味向前的勇士越发具有老江湖意味的打法和作风的出现。


迷阳迷阳。无伤吾行。吾行却曲。无伤吾足。


有人把却曲理解为迂回,这斗折人生路,再难也要走。

“世邀赛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心绪再繁杂,韩文清听到叶修的哈欠声时,最挂心的还是这个无精打采的人儿。虽说平日里叶修也是颓颓样,但那不同,那时的他,还有实打实的梦想,旁人看似遥不可及,与他怕是咫尺之间。韩文清担心的是叶修的身心,就如一根绷紧的弦,一个膨胀的气球,那是一个无比脆弱的状态。


“都妥啦,”叶修胸有成竹地回应,转眼间一脸欠揍的神色,而后又稍作收敛,他舔了舔自己缺水干燥的嘴唇,“对了,你想不想跟我去苏黎世?”

他可以给韩文清安排一个身份,即便不能上场作战,至少,可以近距离的参与。


“都老骨头了。”韩文清仍是想也没想就摇头,“霸图不同,但那里,可有可无。”


叶修是一直看着韩文清的眼睛的。韩文清身形高大,相较而言,脸就显小许多,这时,那双透着锐气的眼睛就成了他杀伤最强力的输出。他的眼睛闪着寒光,可叶修看到了,那么多年了,那种默契,让他捕捉到了他早已懂得的情感。

失落吗?遗憾吗?可是是真的无可奈何。


“哟哟哟,老韩,你矫情个什么劲儿啊。”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去催服务员上菜。

“你叫我来到底干嘛?”叶修也不开玩笑了,挑挑眉问道。





叶修还记得接起韩文清电话时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有时间吗?来q市一趟吧。”声音很低很低,听不出抑扬。


韩文清又是挤出一个笑,不过让人怪怕的,其实那个电话他打得还是有一点任性,就是想打一个电话给他了。

很久没见了,连声音都好像很久没听到了,他身上的味道只能在记忆中渐渐夹杂回忆的清淡。韩文清觉得自己可以熬过没有他的日子,也确实,这十年来,他们其实也没有什么认真在一起的时间。可叶修退役了,荣耀里,不会再有,那个张扬却让人服气的身影。


当然还有拒绝邀请的失落。

他怎么不想带着自己的大漠孤烟站在世界的舞台,那是每个职业选手的梦想啊。只是,只是,他清楚得记得自己操作时再也无法避免的偏差。联盟里有那么多那么多后来居上的强手,他啊,是拳皇,更不过从开荒走开的迟暮英雄。


也是突然之间,很想很想他了。甚至猜不出退役了的叶修在忙些什么,只知道他在忙的,和自己可能不会在相同了。

见一面吧。

没想到叶修便风尘仆仆赶来了。




“我嘴巴功夫没指望能干的过你,”韩文清了清嗓子,“我们打个赌吧。”

“你又开发了什么新爱好?”

“赌我们国家队会不会赢。”韩文清不禁凑到叶修面前,嘴里继续说着,“我赌会。”

“你这……”叶修瞬间无语,“敢情你是要敲诈勒索。”

“输了就来霸图,”韩文清好像丝毫不在意叶修的抗议,“还有一年,你过来。”


tbc
─────────────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