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韩叶】要么陪我这一年

!试水韩叶

!内容可能无厘头

!求评谢谢

────────────────────
计划是一个叶修陪韩队在荣耀打拼最后一年的故事。
────────────────────
                                         一

叶修是一个人默默从通道走出的,身后可闻阵阵粉丝的呼叫,他压低了帽沿的视线范围还是能看见拿着应援牌子跑动的身影。

机场很热闹啊。

谁不知道今天国家队回国呢?

如今的荣耀,可谓大火。

逃开群众视线的能力他老早就练就了。虽然近来的他一直活跃在镜头前,一举一动都是大众可忍耐范围内的大方,更是给世界荣耀一个大国领队应有的模样。至于现在嘛——

比赛结束了。

他,只是叶修。

刚从欧洲回来,他都有点忘了北京的干燥,炎炎夏日,渴感瞬间漫了上来。

却瞧见有人迎面走了过来,丢给他一瓶矿泉水。黑色鸭舌,宽松的服装掩盖了那人结实的身材,但那种自带的压迫感很难掩藏。

“哟,你也真是着急,我刚落地呢。”叶修拧得很轻松,抬头灌了几口,一边递还瓶子,一边擦去自己嘴角的水迹。

“票都订好了。”声音是意料中的厚实和威严,都带着点命令色彩。

“你就不怕别人说你窃取机密吗?国家队才散,你就拐走领队到霸图。”叶修打了个哈欠,忙上忙下他也算是老三年没有正式休息过,如今联盟不还夏休嘛,他自然想先,额,“别告诉我你们霸图还加训。”

叶修摆出仇视剥削阶级的脸色看了过去,那人显然不屑。

他是威严,可不是严苛。别人自有自己的训练计划,他有他的。只是他这个年纪,旁人都退了,他也是可以告老的。有时候能那么明了地察觉自己日渐走低的手感,可他不甘心,特别是一想到自己身旁这人,他更想再拼一次。

又是一次机会啊。

那是梦想,那是骄傲。

“别的人我不管,我韩文清什么时候怕过那些风言风语了。”

“好好好,”叶修从来不跟这人来硬的,“至少让我回趟家。”

“你爸妈在家吗?”

“公差吧。”

“那叶,叶秋呢?”

“大概在收拾最近浪得不着公司的烂摊子。”

“嗯?”韩文清眉头一皱,“他也去了?”

“突然就碰到了,还帮了我点小忙。”

“那,家里都没人了,还回去干嘛?”

额。

叶修感到一种森森地无奈。





其实他们也很久没见了。

以前联盟里,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忙,特别是两个队还在粉丝眼里掐成了宿敌。怎么说呢?粉丝们大开的脑洞有时也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嘉世和霸图。

叶修与韩文清。

宿敌吗?

这一路打打杀杀地走过来,场上,也的确是毫不留情的对手。

韩文清接过叶修的行李,他们好像从来没有这样走过,没有站在敌对的阵营,肩并着肩。

有时候身形单薄的叶修,虽顶着荣耀大神的名头,可生活中,总能激起某些人的保护欲。可叶修哪会要什么呵护?叶修只会默默地证明着他的强大,韩文清则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甚至是站在对面。他们也从来不需要多说什么,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懂得,无需言表。



至于上次见面,是世邀赛前。

韩文清接到邀请时,拒绝得坚决,没有留下任何商量的余地。叶修也是知道结果的,可是他需要做程序上的邀请,他是领队,这个邀请他不能随性。

然后那个清冷的夏夜,叶修在q市下了火车。

他来过q市很多次,大都是听着霸图粉的喝倒彩,然后一脸嚣张地怼回去。那人则会沉着脸色看他,几乎没有对视,看上去英武十分。这次吗?

韩文清终究来了,车站熙熙攘攘,高大威严的他却永远不会淹没在人流里。

韩文清同样一眼找到了叶修,叶修在办公楼里忙乱,行头仓促,头发也没怎么打理,颓废闲散,一脸疲惫。

那么累,还是来了啊。

韩文清一路挤到叶修跟前,一把拉着他,往人少的地方迈。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