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韩叶】要么陪我这一年 11(完)

11微病叶







那天对任何一个联盟里混了好久的老鬼没什么意义,管人事的事情一般是张新杰负责的,不过是开赛的日子一天天迫近了,训练需要再加把劲罢了。

琐碎的一天被训练填满,叶修慢慢地会跟他说什么,用他一贯的语气。

“诶呀呀老韩你这是在干什么(=_=)”

“要我说我就一招破了你。”

“也就你会这样……”

对于听惯了叶修垃圾话的韩文清来说,他筛选有效信息的能力可谓出众,觉得有效可行地就试着走叶修的套路改。

也不得不说这个老家伙真的是经验厚重意识毒辣,省麻烦省力气的事钻着缝也能揪出来几个。

“你就是架子大,不愿意钻钻这些也不算空子的心思。以前看你比赛没没往死里打还以为你开窍了。”

韩文清也不回话,感觉自顾自的接着练习。

“就是这里,不要硬冲,从这步开始步步有偏差,积累下来就越发限制后面的发挥。你到底是装不懂呢,还是真心不愿意这样,一定要犟着来?”

就在气氛越发尴尬之际,叶修的手机响了。

铃声古怪却正统,听起来像是为了什么专设的吗。

“不接吗?”

叶修还是伸手暂停训练的动作。

“是电竞总局的那个老家伙。”

“他有那个意思?”

“我上次说清楚了的。”

“你还是去接一下吧。”

“好好好,给时间你冷静冷静好好想想清楚。”

“喂?张局?不好意思,刚有点事。”

叶修接起电话,用跟冯宪君谈话时差不多的调侃语气,半正经地往外走。

“今天是报名截止日期?您也没必要跟我说吧……”

声音越来越小,韩文清却大概知道了电话的意图。

他又试了两次,一次死不悔改,一次新的尝试。

压抑自己本性的冲动,他不是没试过,就是格外地不爽快——比如这次尝试,他还是不适应。

这种又要速度又要强度的训练,始终还是他太贪心了……

成功了……

弹窗是数据统计,一旁还有视频回放和解析,他看到了一些不曾有过的选项——

叶修,他果然也试过了。

“我心意已决,张局,退役就是退役。”

韩文清看到心中早有猜测的结果的时候,他有一点生气……无明业火就这么烧了起来,好早苗头被发现就即刻被压制。

他往后一靠,座椅的靠背是设计过的舒适,加上自己突然的消沉,他渐渐平静下来,什么也不去想。

却忽然,听清了外面的对话。



待到叶修应付完电话回来的时候,韩文清正好调试了对面的电脑,把一摞账号卡放在边上。

“老韩,你这是?”

“叶修,陪我打一局?”

“不是我说你,也不是我逼你。韩文清,你年轻的时候都不一定赢得过我,像现在还这样的话。”

韩文清不知何故,大胆直接就抓住了叶修的手,把卡握在了他的手上,用自己更粗大厚重的手掌覆住,一带力,就往读卡器上一插——这是韩文清私底下仿叶修仿得最好的号,甚至揣摩着叶修的小习惯小心思——不过依旧是战法,毕竟散人最需要的千机伞不是他的能力范畴。

“我从来不会铁了心说我玩荣耀就是图个痛快,再倔的人在联盟里混了那么久也知道要变通,”韩文清接着操纵叶修登上了号,“我收敛了那么久我的性子,给我一次机会。”

好好跟你打一场。

已经不是求胜的追逐。

也不是对妥协的埋怨。

理解是一回事儿,调整也是一回事儿。

最后一次……

韩文清本来想开口,却被叶修有意识地制止了——什么最后一次,他们会有很多机会,在恰当的时候,可以酣畅地战个无数次。

叶修的咳嗽在中段爆发,就好像在说圆满比赛一场永远是个奢望。

韩文清感受得到叶修的克制,身体微微地颤动,操作的小失误。不过叶修很努力地在纠正,从操作的密集程度韩文清都能看出来。

“喂喂喂,干嘛你要打又因为我分神?”

叶修在文字区敲着,重重吸了一口连韩文清都听得到的气儿,然后是一鼓作气。

早已预见叶修比自己良好的经济状态,韩文清心中的触动少了几分。当失败的大字在眼前闪着的时候,他平日里板着的脸无奈一笑。

“我可不想小心翼翼地对你 ,还要用什么巧妙的失败来维护你的自信心。”叶修滑着椅子靠在韩文清旁边,“更希望你意识到,强硬是一种态度,不过该放下的时候还是利落一点啊。”

韩文清任由叶修在耳边说话,却不做任何回应。

他的战术调整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或许在程度较浅的时候叶修就能发觉,只是突然地,当叶修冷不丁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依旧是强横的姿态之时,他的妥协真的不由的让他觉得有一些不甘。

可是人与人的差别有时候就是那么不可理喻,就是那么毫无办法。

“那你,为什么退役?”韩文清甚至是打断了叶修的话。

“啊啊啊啊?年纪到了……”叶修的话题被岔,略显不爽。

叶修说的理由或许大家都可以接受,是的,年纪是职业选手跨不开的坎,可这个理由,让韩文清更为不痛快。

就好像有人在说——

连叶修都退役了。

啊叶修都退役了,他,连退役状态的叶修都不如。

却还是一股脑站在荣耀的赛场上,即便有着元老的身份,但空有情怀名何用?

上赛季如同四大天王的阵营,折在了兴欣那般草根队伍。

“诶,咱情况可不同,我可是背井离乡地出来,还碰上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儿,家里更还有要处理的,你嘛,在一个好东家,一个好团队,一个好家庭的支持下,当然可以再打几年。”叶修看见韩文清眼色不对,知道自己刚才的嘴炮真真戳到了这个大男人的软肋,“我还得留些年轻气盛去应付呢。”

“所以就像苏沐橙说的,该回家了?”韩文清忽地把转椅对着叶修方向,逆着光,他脸上尖锐的轮廓格外分明,他是个利落洒脱的汉子,预要纠结的话分秒间还是说了出来,“可是,我把你扣在了这儿,你的年轻气盛会不会虚耗在了我这?还是我应该在兴奋劲过了之后把你送回家?”

“什么虚耗不虚耗的?”叶修站了起来,“至于我的家人嘛,还想着能把眼前这个搞定一家团聚才好。这样就绝对不会虚耗了。”

“我是说认真的,叶修,把你拉到霸图……是我自私地打乱了你的安排?”

“啥?”叶修道,“想不想知道我的安排?”

“什么安排?”

“今年的安排啊。”叶修笑着说,“不得不说,跟你还算心有灵犀。”





最近有些忙,被小可爱问了更新的事儿,其实这个故事真的源于脑洞,这么开出来的确有点不负责任,可能有些思路没有完善,估计会写番外?!(能写一定些)。emmmm,给点评论和建议留言吧。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