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喻黄】 默

*这里是下

2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忽然压得很低,小心翼翼地,藏着情绪的起伏。黄少天的手放在联盟里够不上前十,是那种贴合他娃娃脸的比例小巧型。他没忍住自己伸手握住的欲望,从前是羡慕,羡慕这双手的灵活,后来是渴望,他想握住这双手,并肩一起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喻文州的体温偏凉,食指碰到黄少天的手背的时候,黄少天下意识颤了一下。但喻文州没有停下,慢慢地,把自己的手附在了荣耀联盟里操纵着顶尖角色的手。喻文州的手是好看的,没有上榜全因为那糟糕的手速。他的手就像他的人,给人优雅淡定的感觉,黄少天没有反抗,由着他的手贴着自己的手。

甚至是按下了右键。

喻文州的手速从来不敢恭维,再加上别样的姿势,他来做黄少天的训练,有点像个笑话。他年少挣扎过后,也知道不能勉强自己,他的训练方法自成体系,不求迅猛,精准和预判的要求更高。

“啊,这成绩还真是,刷你下限了吧。”也不知道是经历过多少事才能一直地淡定如此。

的确是个糟糕透了的成绩,对黄少天来说。可喻文州也不是示弱。

“队长,你想表达什么?”黄少天退了游戏,转过转椅,正对着喻文州。

“多久了?”

“还没超过那个老不死的叶修。”

“你老跟他比做什么?”喻文州好像在笑。其实,许多玩荣耀的人都会不自觉地把自己喝叶修互相量量,虽然不一定比得过,但总想着将来某天的事,可能性摆在那里。当然,他早就不怎么想了。

“更超不过你了。”黄少天这句话,像是羡慕。

早年就有人说,喻文州的职业生涯可以很长,因为他的操作强度太低,对手的伤害远不及其他选手。别人一场比赛下来,手部肌肉酸痛,他呢?别人大概觉得会像个没事人一样吧,他的精力投入也很多呢。

黄少天的反常从这个赛季初就开始了,有时不再如从前的聒噪,对把握住的机会更狠,杀招凛冽。许多人开不出机会,黄少天看得出,也看得出自己失去了多少机会。

他们是黄金一代,风风火火地出道,占了荣耀联盟的半壁江山。他们打下了许多前辈,教育了许多后生,荣耀的发展都因他们人才的涌动再一次蓬勃。

新陈代谢啊。

黄少天感受到了。岁月偷走了他的年轻时的意气风发,就在他不经意之间。那些轻微的变化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高层次的比拼中,这些东西的偏差太重要,他要用许多精力来填补。一年又一年,他做到了许多从前的他做不到的事,却也做不到许多从前的他轻而易举的事。

“我不知道自己状态还能保持多久,不过瀚文已经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了,以后,战略尽量向他转移吧。”黄少天措辞措了很久,像是想说出来,又不想说,“双剑客的组合其实也是为了以老带新嘛,时机差不多了。”

喻文州不语。他们是一直以来的搭档,他又怎么可能不懂?只是这些事太沉重,避之不及又避无可避。

这就是竞技体育的残酷啊。疯狂过后的放下,谁都不轻松。

职业生涯以数字计,可他们能拥有的还很多。

“少天,”他俩之间,只横着一张窗户纸。

“嗯?”

喻文州蹲了下来,把手再次贴住。

“我们还有一辈子。”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