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我。

【喻黄】 默

*荣耀大话痨活跃度开始降低为哪般?

最终荣耀logo闪出的时候,场上的气氛再度被点燃,主场的胜利总会附加一种支持和拥戴的感觉。

黄少天在最后一击前离开了观众席,理了理帽子,走最漆黑的地方去了比赛仓那头。

“小鬼,干的不错嘛。”

卢瀚文是第一个冲出来的,带着无法抑制的激动,看到黄少天直接就扑了上去。

“少天前辈,我今天打得不错吧。”

从年纪最小的职业选手出道至今,也几年的时间了。黄少天还记得从网游里挖出这个天才小剑客的时候,他还像个小孩子,待人接物还是小朋友的脑回路,但游戏里的意识却初显精妙。如今他的声音渐渐少了稚嫩的调调,少年郎也抽条般长着个子。今天的半决赛,他们没有走双剑客的老套路,黄少天把自己的任务分给了这个已经有几年资历的荣耀玩家,自己大摇大摆打了场单人赛,便去了观众席,从最完美的角度观看决定蓝雨的团战。

“我得去逮逮叶修那个家伙,最近有会在g市开吧,说不准溜到会馆偷闲来了。”黄少天提出半决赛不打这样解释。

“前辈是好久没跟叶修前辈PK手痒了吧。”卢瀚文接茬。

“说得好像我很期待跟那个退役了的大忙人打一场似的。”黄少天挑了挑眉,放松地把背往后仰,脚蹬着转椅来回跑,“说起来,是好久了。”

“嗯,”喻文州清了清嗓子,提醒黄少天注意形象,“战术布置调整一下。”

喻文州好像对主力在半决赛团战不出场不惊讶,淡定地继续他们的会议。

“没让我失望。”黄少天向其他出仓的队员点头示意,跟着他们一路去了休息室。

卢瀚文的表现确实抢眼。作为一个剑客,蓝雨的剑客,要背负的很多,前辈的名声,沿袭的传统,让他这个剑客不单单是剑客。从前跟在黄少天身后,他的发挥有前辈的保障,黄少天这个大剑客走了,他这个小剑客就要把一切扛起来,还要适应剑与诅咒的配合。可他做得很好,即便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没有刻意训练他传统的模式,他用他自己的风格配合,带着年轻的狂妄,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卢瀚文用实力击碎了那些他初次登场便伴随他的质疑。一个场上乱跑的小剑客也长大了——是啊,长大了。

“后面的复盘,你来不来?”喻文州在他耳旁轻轻问道。

“啊?来啊,当然来啊,为什么不来?”黄少天忽地被吓到了。

“那你先去整理?”

黄少天点头应下来,目送队友们去新闻台通道。

从战术室走出来,喻文州发现漆黑的训练室还有微末的光。他是为着总决赛作预案,想计划备案想了许久,也不知是哪个队员,那么认真?

他慢慢走近,光发散地地方有漆黑的背影,身体微弓,双手飞快在键盘上敲打着。他熟悉这背影,甚至是键盘被击打的声音。

“我听见有人吐槽你今天发言太少了。”喻文州也懒得打招呼,直接开启聊天话题。跟黄少天聊天很容易,冷场是不可能的事,他可以跟你聊得很投机,也可以是一个人喋喋不休地保证聊天不间断。

“最近挺忙的,大家都累嘛。我还不是为你们好。”黄少天分出神来,就开始打哈欠。

“有人说是没上场心里小失落呢。”

“不出场可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平常比赛复盘的发言权交到黄少天手里注定会让会议时长无上限,他连PPT都做得内容丰富。这次却有了不同,夸卢瀚文的篇幅长是自然,点评其他表现却都是尽量只点到为止,吐槽也不是流水抒情叠词堆积,基本上废话能省就省了。

“怎么动了这个心思?”喻文州俯身去看黄少天的电脑内容——他开着他专属训练软件,练自己的精确度和反应能力。

“就是,就是想让放手小卢自己试试嘛。我也不可能一直带着他。”黄少天回答地是另一个问题,也不知道是刻意回避还是心不在焉。

“小卢是挺不错的。”

“是啊,这次团战没他还真不行。”

黄少天鼠标的光标停在“开始”标签上,却一直没有按下去。

“怎么,我在旁边你不自在?”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手,食指在右键上滑着,但不着力道。

黄少天竟然没有回话。

评论

热度(9)